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回应 > B股 > > 辽宁丹东:安居房全变高档商品房多户村民遭强迁

辽宁丹东:安居房全变高档商品房多户村民遭强迁

2018-05-26 21:07   来源:未知

  在辽宁省丹东市元宝区金山镇,近四年来,在约1500亩的土地上,新崛起一大片欧式加高层的豪华温泉住宅,这座新城名叫宗裕城。这个宗裕城是目前丹东市最豪华的商品房住宅之一,售价仅次于地处鸭绿江边上的两个楼盘,但是,在人们赞叹它豪华大气的背后,却很少有人知道,这近200栋的大楼盘,还得加上一个已经运营的水上乐园,在辽宁省和丹东市政府,立项的底案却是老百姓的保障房,土地基本上全是政府无偿划拨的,而失去的近1000亩耕地农民,至今还领取着国家的粮食直补款。多户村民遭强迁" />李运珍和她多年的上访材料打着安居房的幌子,为了这块耕地变成高档温泉房,四年来,多户村民遭遇强迁。在动迁的过程中,政府官员们更是大行腐败之道,明着向村民要动迁费的回扣……政府的安居保障房变高档商品房、近1000亩耕地骗了国家四年的粮食直补款、还有多户遭遇强迁,这些,听起来很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怎么就发生了?带着许多疑问,记者于近日再次来到丹东市,对村民反映的一些事进行调查采访,结果发现,村民所反映的情况,基本为实。李运珍:多户村民被强迁李运珍是丹东市元宝区金山镇山城村村民。刚五十出头的她显得比同龄人要苍老了许多。她说,都是这动迁事情给她闹得,从2011年底到现在,她就从来没有安稳地睡个好觉。去年3月27日下午,她因事外出,当第二天回到家中时,房子和里面的东西全不见了,她原来的房子位置变成了一个大坑,施工方就在这一夜之间,已在她天天住着的地方施工了。多户村民遭强迁" />发到老百姓手中的保障房安置方案此时,她想哭已没有了眼泪,想喊想骂也没有人能听得见,近四年的坚持,结果房子还是被强拆,连屋里的家庭日常用品,到现在也不知道在何处。同李运珍一样,早在2014年,田桂凤一家被强迁,同李运珍不同的是,在强迁的当时,田桂凤一家三口人全在家里,丈夫同儿子哪里允许来者这样强行扒掉房子,于是三口人与上百人从对恃到交手再到三口人全进了看守所,前后只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进了看守所的一家三口服气了,违心在补偿合同上签了字才被放出,但是,政府抓了人是要找出充分借口的,最后以妨碍公务这个十分通用又很适用的罪名,弄了个判一缓一才结束这次强迁。田桂凤说,老百姓想不到的事,丹东的政府全能做得出来,虽然在看守所只待了一个月,他们两口子领了刑也无所谓了,可是,儿子被判过刑的这个污点,一辈子也摘不掉了。还有比田桂凤更早些个的王文山,家里有两个养猪场共300多头猪,当被强迁后,至今不知道这些猪的下落,王文山说,后来给钱了,但给多少就是人家一句话,不同意还能有什么法子呢,咱一个老百姓能弄过政府吗?村民:给每户多少钱全由拆迁办说了算李运珍同其他村中遭遇强迁的村民一样,都是因不同意动迁办给的补偿款额,才到最后被强迁的。按理说,多少房子多少地,有照无照的什么价格,自己得多少钱是一目了然的,可为什么有的村民乐呵呵地搬走了,领到了钱,而如李运珍这样,坚持近四年还是遭遇了被强迁的结果呢?村民们说,这些,都是元宝区政府或丹东市政府造成的,他们给记者举了几个例子来说明此事。多户村民遭强迁" />保障房一角一那姓村民,人不在本村住,但在村中有一亩地,就在动迁政策已下达后,他在这一亩地里,砍去长得特好的玉米盖上了房子,几个月后,这房子政府给了50万,本来每亩3、2万元的占地费,这下子翻了十几番。村民们说,这样的事在他们这次动迁中很多,是无法羡慕的事情,因他们在盖房子之前,将一切都弄好了,可是普通百姓这样干,一分钱得不到补偿不算还得给你扒了,连材料和人工都得赔进去。李运珍说她之所以坚持了这么多年不在协议上签字,就是因政府给的补偿太不公平。何以不公?她说,村中与她同样住房同样院子的很多,可这些人得到的补偿也不一样,最少的都得到了40多万,七十万八十万甚至更多的也有,可到她这里,就是近20万,多一分也不给,所以她才成了钉子户。第一次到这里采访,李运珍的房子还立在那里,只是被周边早已建起来的高楼包围着,而这次前去时,她的房场早已是建筑工地。采访时,很多签了字领到补偿款的村民,肚子里还是一堆苦水、他们说,世界上就没有见过这样的政府部门,不管村民什么条件,给多少钱全由他们说算,这还不说,还公开地向村民要回扣。动迁补偿款还有吃回扣的,这可是新鲜事,但在丹东这个城市,早已是多年的惯例。但这,有的村民按规矩办事,有的却当了刁民。一位不好在此提姓名的老哥,他的房子加上土地,按规定得到的补偿只能在100万左右,可动迁办的一位具体负责人员却给他做出了200万的赔偿额度,但有个条件,这其中要给这位政府人员50万的回扣,当这200万元打到这老哥的帐户上后,他马上将钱取出,也不承认了当初的承诺,这位帮他弄钱的政府人员可不干了,亲自上门去要,两人翻了脸,这老哥也真有一套,去举报了人家,结果,这老哥给这个人以敲诈罪送了进去。李运珍说,有了这一回事,这些管动迁的人再不会这么傻,都是先拿钱来,再帮着在动迁上多弄些。有的实在拿不到好处,还有明着抢的,她说,她的一个亲戚,当从银行取动迁补偿款时,取出来的钱比合同上少了2、2万元,追问怎么回事,有人告诉说,得到这些钱是人家帮忙了,能白帮你吗?这都是小钱。采访当中,记者见到了一位赵姓先生的母亲,她说,她儿子的地里盖的是厂房,合同签的是近4000万的补偿款,而他们家实得是2000多万,其余的钱全给动迁办的人当好处了,并说这是事先约好的。1000多万呀。镇政府:村民是还在得粮食直补款第一次去丹东采访还是去年春天的事,当时,这个宗裕城早已显露出它的豪华气派,只是最北面的那块地说是要建小型的高尔夫球场,但因国家的政策,没有动工,地还在空着。一年多过去了,这个楼盘已变成了温泉小镇,说是打出了温泉水,可原来那片要建高尔夫的地已变成了水上乐园开始对外营业。在丹东乃至辽东地区,一提到宗裕城是人人皆知的,不仅仅是商家营销宣传的好,这个楼盘一上市,就传出说是丹东市某领导的项目,意在这位领导本人在其中有股份。多户村民遭强迁" />保障房一角走近这个小区,从大门口到小区的每栋楼,建筑风格和造型都是十分抢眼的,如果说这里是丹东的保障房,那是不会有人相信的。记者采访得知,住进这个小区的,目前只有回迁户和购了商品楼的住户,还没有因申请了保障房而入住的。在这个小区里,记者从售楼处到小区的居民,问他们这小区的保障房在哪里,没有一个人知道,售楼处的人直接告诉记者:我们这里全是商品房,哪来的安置房?两年前,这里销售价格为4000元左右,到现在,已涨到近5000元一平方米。第一次采访时记者便得知一个问题,那就是农民从2011年便不种地了,可是,这每家每户的国家粮食直补款还在得着。国家的粮食直补款,那是国家拿国库的钱给种地的农民的,谁种地谁受益,不种地或地荒着没有种,得了这个款就是在套取或叫骗取国家粮食直补款,是犯法的,而丹东的这个元宝区,就是这样做的,且还在做着。在金山镇政府记者得到证实,镇政府相关人员告诉记者:我们的粮食直补款还在发放着,可能今年就不给村民了,因他们没有种地。记者调查得知,宗裕城目前总共占地1500亩,其中有约1000亩为耕地,这些耕地当中,有部分还是基本农田,经初步统计,这几年来,共骗得国家粮食直补近30万元。记者手记:丹东,你哪来的这么大胆子?一路调查下来,记者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丹东,哪来的这么大的胆子?何为安居房?安居房指实施国家安居(或康居)工程而建设的住房。是党和国家拿钱或地方自支自筹资金建设的面向广大中低收入家庭,特别是对人均4平方米以下特困户提供的销售价格低于成本、由政府补贴的非盈利性住房,是一项关系到国计民生大事,土地一般由当地政府无偿划拨或有偿征收。而在丹东,这样的大工程怎么就变味了且变得这样严重?关于安居房这块,记者多次采访过变了味道的,那只是开发商在得到政府划拨的土地后,没有按照政府的要求盖足够的安居房,自己的商品房盖得多了些,可是在丹东,这项工程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变味的,甚至是欺骗性的。欺骗了谁?是上一级政府?还是想得安居房的百姓?应该都有吧。再说强迁这一块。有人说,李运珍家的房子被扒,是强迁,但不算非法强迁,因是走了正规手续的,那么,其他那些户呢?强扒人家房子时,走了法律程序吗?不走程序就是非法强迁,就是在犯法。是的,有人说,在丹东这个地方,百姓是没处说理的,前些年,因非法强迁,一年之内出了三条人命,这样的事政府都不在乎,因为,非法强迁,在这里是常有的事。再说这套取国家粮食直补款的事。这样的事,在国内任何一个地方,都是不可能政府也不敢让发生的事情,在丹东,发生了,且还在持续着。记者这次去采访时,有政府官员告诉记者,从今年开始,这钱不打算给老百姓了。那么,国家还以为这1000多亩地还有人种,还在下拨这钱款,不给百姓,难道政府贪了不成?那性质岂不更恶劣了?几日的调查采访,记者心中有多种不解。这个所谓的安居工程,建了四年之久,那辽宁省相关部门没人来检查过?还是来了给领到了别处?这家开发商,以前在当地并没有什么名声,那他哪来的这么硬的关系并如此胆大妄为呢?政府官员发老百姓的动迁财,在中国早就存在的,可是,在丹东这个地方,这些人怎么就如此明目张胆?是这里的风气吗?如果丹东是这个风气,那么辽宁其它地方是不是也这样呢?李运珍还在东奔西走地为自己讨着公道,她能讨到公道吗?四年了,她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呢?记者关注着。记者魏广民吴非文并摄影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