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达人秀 > 中外 > > 近6万亿!明年信用债再迎到期高峰

近6万亿!明年信用债再迎到期高峰

2018-12-07 17:20   来源:未知

  

  如果说2018年是债市违约常态化的一年,那么展望即将到来的2019年,债市压力依旧不小,有从业者甚至会用“如履薄冰”来形容。由于明年债市再迎偿债高峰期,叠加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市场投资者风险偏好偏低,信用债发行人将面临不小的再融资压力,尤其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民营企业、中小房地产企业等再融资风险值得高度关注。

  内外交困,可能是信用资质较弱的中资发行人明年所要面临的债市压力。证券时报记者了解到,2019年,不仅国内债券市场迎来偿债高峰,海外市场的中资发行人美元债同样如此。有分析认为,考虑到全球美元流动性收缩以及美国国债收益率的上升,海外投资者会更加谨慎投资信用债,尤其是非投资级别的债券。明年非投资级的中资美元债可能会面临较大的发行阻力。实际上,这一问题目前就已显现,据了解,有部分非投资级别的中资发行人在海外发行美元债,就遭遇了发行规模不及预期或取消发行的状况。

  三大结构性风险应警惕

  据中诚信国际估算,明年企业债、公司债、债务融资支持工具、资产支持证券等债券到期量是4.23万亿元,考虑到明年年内新发行且到期的债券规模估计有1万亿~1.5万亿元,因此,总到期量预计在5.23万亿~5.73万亿元。此外,公司债回售到期规模1.6万亿元,按三分之一的实际回售比例算就是0.5万亿元。最终,加总的债券到期规模预计在5.7万亿~6.2万亿元左右。

  中诚信国际董事长闫衍对记者表示,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已然显现,2018年以来信用风险有所飙升,但总体可控。展望2019年,预计上半年经济仍将下行,经济增速降幅会相对比较大,信用风险继续抬升;但到了下半年,随着政策效果显现,经济趋稳,信用风险将得到释放或趋缓。

  “不过,尽管信用风险仍会总体可控,但结构性风险需警惕,尤其是民营企业、融资平台和房地产行业。”闫衍称。

  今年是中国债券市场信用风险集中释放的一年,尽管从国际横向对比看,我国目前约0.74%的债券违约率并不高,但内部结构性风险相对明显。2018年以来,全市场新增违约发行主体35家左右,比过去4年违约主体的总和还要高。其中,上述新增违约发行主体中,超八成是来自民营企业。

  到了明年,民企的偿债压力依旧不小。闫衍表示,一方面,民企的利润增长在放缓,加之过去一年受融资渠道收紧等影响,民企被动加杠杆,导致负债率进一步上升;另一方面,民企在2019年进入偿债和债券回售的高峰期,会进一步加剧再融资压力。

  “对民企来说,未来一段时间内,现金流的充足极为重要。今年违约的民企中,不少盈利能力还行,但现金流状况不佳,应收账款、存货对资金的占用加大。当下的环境中,现金流才是偿债的根本保障。”中诚信国际企业融资评级二部副总经理杨傲镝称。

  在融资平台风险方面,闫衍称,目前政府土地出让金收入进一步下滑,2019~2023年,地方政府置换债到期偿还规模逐步上扬,由于地方政府财力逐步减弱,对融资平台的支持力度也会相应减弱。因此,融资平台的信用风险会进一步加大,尤其是内部风险分化的趋势会进一步加剧。相对来讲,承担公益性事业的融资平台所得到的政府支持力度会加大,而财力比较弱、行政层次比较低的融资平台的风险会进一步加大。

  此外,中小型房地产企业明年的日子也会“不太好过”。“地产行业的‘马太效应’在加剧,前50名的房地产公司的市场占有率已到45%,行业集中度的迅速强化,会使得中小型房企明年的信用风险有所放大。不论是来自于国内银行贷款,还是海外发债,这类房企的融资渠道都在收缩。尽管国内信用环境有所放松,但很难惠及房企,明年所承受的信用环境压力不比今年轻。”闫衍说。

  境外美元债明年

  同样步入还款高峰期

  内外交困,可能是信用资质较弱的中资发行人明年所要面临的再融资压力。2019年,不仅是国内债市迎来偿债高峰期,中资发行人的境外美元债也开始步入还款高峰期。

  根据Dealogic的统计数据,2019年到期的境外中资企业债总额561亿美元,其中,非投资级债券(即高收益债)的到期规模为287亿美元。2020年非投资级债券到期规模更是达到431亿美元。

  “尽管境外美元债的到期规模远不如境内债市,但明年中资发行人所面临的海外再融资环境比国内会更严峻。”穆迪大中华区信用研究分析主管钟汶权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美联储持续加息使得全球美元流动性收紧,对于信用资质相对弱的企业,在海外通过发债再融资的渠道会比国内更少。

  钟汶权透露,目前,不仅是国内投资者避险情绪重,海外投资者同样如此。尤其是在投资中资美元债时,海外投资者也会高度关注国内债市的动态,对于一些信用资质差、在国内发不出债的发行人,到了海外的发债难度照样很大,即便抬高发债利率,也有不少无法全额发行或取消发行的情况出现。

  “明年中资美元债的分化会比较明显,投资级债券每年的发行量相对稳定,明年抬高一些利率,市场是可以吸纳的;但非投资级债券即便利率高也很难有市场。”钟汶权说。

  据了解,受美元流动性收缩、美国国债收益率抬升等影响,中资美元债的发行利率已明显上升,目前平均利率水平已在6%~7%,非投资级债券的利率更高,10%以上都频频出现。恒大集团10月末通过旗下附属公司景程发行了三期共计18亿美元债,其中,5年期债券以13.75%的利率创下今年亚洲非投资级债券发行人的最高发行利率。

  恒大的高利率美元债同样折射出中资房企海外发债的困境。穆迪企业融资部高级副总裁曾启贤表示,明年房企在海外有较大的再融资需求,2019年穆迪受评的房企中,债券到期和回售的规模为580亿~600亿美元,其中,170亿~180亿美元是海外债券。“房企海外发债一般都是用来偿还海外到期债务,不太会将海外资金拿回境内偿还债务,这既是出于控制外债规模的考虑,也是为了控制汇兑风险,而且,现在海外美元债的发债成本已远不如前几年有优势”。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