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回应 > 车库 > > 江淮纳威司达宫斗变乱、去人员工被毒害变乱的最新说辞

江淮纳威司达宫斗变乱、去人员工被毒害变乱的最新说辞

2018-09-16 10:56   来源:未知

  

  关于这两起事件的始末请关注网址链接内容,  此篇更新最新进展。  关于江淮纳威司达宫斗事件以及员工离职后被四家公司利用犯罪手段迫害事件,我前面已经写了好几篇博文,详细描述了江淮纳威司达、纳威司达商贸、无锡博世、上海斯诚猎头公司利用员工个人名义进行宫斗,以及为掩盖真相利用犯罪手段迫害员工的经过。本来本人并无意去曝光这些企业里的内幕,但是这两起事件牵涉太多犯罪事件,对员工造成的伤害可想而知,更何况这些事持续了2年时间。我的关于这两起事件的博文里多数内容为事件描述,尽量还原真实性,不同于四家公司对外评论性质的解释,他们一直在避免直接谈论事件本身。今天我主要叙述一下最近这四家公司的员工对这两起事件的解释(我只能大概的描述,因为没人直接跟我接触,他们更擅长非常规渠道进行沟通,具有模糊性、隐蔽性)。  我们先看看江淮纳威司达人事部的解释,人事经理潘兵、任旭东解释了两件事,一,未经许可利用员工名誉逼宫纳威司达进行权利斗争的原因:主要是他们勉强应聘了员工所致。言下之意,如果员工不入职他们是不会发生宫斗事件的。二,宫斗事件的责任由谁承担:他们把员工遭遇的伤害比喻为北京某动物园的“虎伤人”事件类似,被老虎伤了当然也就和他们无关了,这里我明确表示没有任何评价北京动物园事件的意思。我想就这两个解释说几句:首先,他们的解释没说重点,娱乐,宫斗事件是谁策划的?江淮纳威司达人事,斯诚猎头,无锡博世,还是其它人?为什么宫斗事件要牵涉那么多公司外部的人,包括员工的亲戚、朋友、同学?既然已经策划了,为什么整个宫斗事件江淮纳威司达的江淮派居然没一个人为员工出头!还有包括宫斗期间对员工的监视、威胁、散布的诋毁性质的流言蜚语等是谁做的?员工离职后在合肥期间所受迫害他们参与了吗?其次,勉强应聘员工到底勉强到什么程度?员工拿刀子放你脖子上了,员工下跪求你了,员工表示非你公司没有去处了,还是你受人委托或者指使?你应聘了员工,员工入职企业后,难道企业对员工没有一点责任吗?任其自生自灭都算恭维的话,你们是把员工往火坑里推。最后,来看看这“虎伤人”的责任,“虎”是谁呢,明显江淮纳威司达性能开发部经理王运涛,人事部唐姓女招聘(纳威司达派),还有纳威司达商贸杨海龙。为什么要“虎”去承担责任呢,因为从面试到入职,这几个人不知道是从哪个小道听到什么消息呢,还是刻意要针对员工。反正他们纳威司达派面试没通过,你江淮派也不能用,即便用了也会逼他离职。但是,江淮纳威司达人事表达的是不是这意思没人知道,反正越模糊越好,能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还能不招惹麻烦,如果还能占点便宜那就最好不过了!  再来看看纳威司达商贸的解释,王运涛和杨海龙对宫斗事件的解释:由于江淮纳威司达的合资双方合作并不愉快,江淮派和纳威司达派的权利斗争一直存在,员工在公司期间,明显被江淮派利用,所以导致逼迫离职的结果。总算有人说了句真话,起码否定了江淮纳威司达人事所说-宫斗事件完全因员工而起,人事部更是为了帮助员工作出很大牺牲,打脸很响亮;两人对员工离职后的迫害行为解释为:由于逼迫让员工离职失去工作,于是利用猎头渠道“帮助”员工重新找工作。这两个解释看似很真实,里面同样隐藏了很多避重就轻的东西。首先,两个解释都没有一个字提到宫斗期间以及员工离职后期在合肥、南京两地所遭受的非法手段监视、威胁、侮辱、毁谤由谁所为。这种具有极强报复性的犯罪手段又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的,我相信和这起宫斗事件有直接关系吧,或许真的有人目击、或者掌握了证据、证词证明员工确实主动参与宫斗事件?或者有人想通过这种手段耍耍牛逼显摆势力,把员工当做“杀鸡儆猴”的例子?反正这件事做是做了,不解释可能意味着得了便宜见好就收;其次,逼迫员工离职其实无非就是找个牺牲品背了黑锅,无非也就是走人。结果呢纳威司达这两位经理非要做个“好人”以显示人品,利用猎头渠道“帮助”员工找工作。当然,这种“帮助”很显然还没有获得员工许可,但可怕的是每次面试机会江淮纳威司达、无锡博世都会知道的那么清楚,以至于员工每次面试不是这样黄就是那样黄。结果整个汽车零配件行业一年多时间也算找了个小半边吧,有人见过这么“帮忙”的吗!这两位经理你们帮自己的亲人应该不会出现这种结果吧。没人求你给“帮忙”,但不要在找工作这件事上害人。最后,我不知道纳威司达这两位经理和无锡博世的哪些人联系过有关员工的事情,本人虽然是无锡博世的前员工,但是当初在公司的行为评价应该由人事部去对接。我的意思很明显,你们联络的那些人不一定有资格作出评论,他们作出的评价趋利性质很严重所以请不要拿这些评论出来害人。  还有无锡博世系统部台架组科长周斌对两件事的解释,其实并不能算作是解释。周斌在苏锡常三地利用当地猎头骚扰员工找工作的事情很明显,利用苏州和昆山猎头对员工进行跟踪、监视、威胁、恐吓、侮辱毁谤等骚扰行为也很明显。明显到什么程度,当地猎头曾经指使过一个流氓形状的人威胁员工,这流氓几乎是当着员工的面描述了员工某天的行车路线、描述员工在江淮纳威司达期间的宫斗事件细节等,毫不隐晦;员工在苏锡常三地的所有面试,也几乎无一例外地被周斌以博世的名誉进行形象黑化。起先的时候,他并不承认做了这些事,以至于纳威司达经理曾授意员工向博世中国举报,周斌才承认这两起事件,也因此即将从无锡博世离职。说完这些,我们可以看看他的解释了:员工和他之间有个人恩怨。当然,这恩怨是什么样的一种恩怨,无非涉及先前工作方面的事情,那么先来看看无锡博世系统部为什么参与这两起事件。本人在工程中心系统部台架组工作过一段时间,除了台架组之外系统部还有商用车组和乘用车组。而江淮做的正是乘用车和轻卡,纳威司达商贸做的是商用车,江淮纳威司达做的正是商用车发动机,三家公司虽然都是博世的客户,而三个组却各自承担各自的客户项目职责。所以,有人策划了宫斗事件,于是几个组分别为自己的客户站队了,这才会有前期利用员工名誉支持江淮派宫斗,后期又利用员工名誉支持纳威司达辱骂江淮高管的事情。这背后具体是谁策划的、谁支持的,估计系统部的人和周斌都很清楚,宫斗过程也反映三个组之间的内部相互攻击过程,怎么样斗的前面已经说过了,但是结果是一定的。这才有了员工被逼迫离职,并在找工作的过程中背了黑锅遭受迫害所的事。但既然说这两起事件都是因个人恩怨,本人也无话可说,谁让你离职后让人抓住机会落井下石、伺机报复了呢。但是冤有头债有主,你义正言辞的严格要求别人去做人做事,那自己就必须也要做到。周斌即将离职,我相信无锡博世会把他离职的真实原因在背景调查时清楚的描述给他的下家公司。  最后说说斯诚猎头公司Helen,Tony这两个猎头的解释,这两个猎头先后和江淮纳威司达、无锡博世都有招聘外包的业务,也是江淮纳威司达宫斗案的直接参与者,对于宫斗事件他们几乎直接承认了,解释也是为了“帮助”员工。首先我们来看看这“帮助”怎么理解。很多时候,人们为避免责任都习惯描述自己做事的目的,并且把目的描述为较善意的一面,但对事件本身却不做任何描述。比如说为了“帮助”员工,具体你都做了哪些呢,用欺骗、威胁的手段煽动员工亲戚、朋友、同学算是“帮助”吗?对员工隐瞒事实真相导致员工离职是“帮助”吗?宫斗期间对员工进行监视、骚扰、诋毁是“帮助”吗?我不想去否认,但我认为至少不完全是,因为你的“帮助”是有条件的-“利用员工名誉去做权利斗争”。这种所谓的“帮助”在这两个猎头眼里应该算是一石三鸟,真的是赔本生意不为,为了利益无所不为。也许有人会说,员工或许误会了猎头的这种善意的“帮助”,那我举个例子:宫斗中期,员工已经意思到江淮派在利用自己名誉宫斗,而纳威司达派也开始全员恶意针对员工,员工曾公开表示过不想参与这两家的纷争。但是,猎头的煽动不仅没有停止,还开始采用跟踪、监视的手段骚扰员工,散播谣言诋毁员工,仅仅为的是员工不为江淮派所用而已。其次,在员工曝光了两起事件后,两位猎头又先后伙同江淮纳威司达人事、纳威司达商贸经理隐瞒事实真相,有明显的为逃避两个公司追究责任的嫌疑,根本不把员工的个人利益当做认真的事情对待。最后,这两个猎头在员工离职后期,一直阻挠员工追究四家公司对两起事件的责任,并且把员工的这种行为称为“碰瓷”。什么叫“碰瓷”,用一些投机取巧的行为敲诈勒索。我不想解释,但不是无力解释。我就想问问这两个猎头是否愿意牺牲自己的名誉、事业、家庭、亲情、友情去做这种“碰瓷”行为。让这两位猎头去尝试一下长达两年的非法手段迫害,我估计他们那种虚张声势的扭曲心灵不要两年就会抑郁而死。各位想象一下,30多岁的员工两年里毫无经济收入,生活在失业里,周围人的骚扰嘲笑里,亲朋好友异样的眼光里,而这两位猎头和三家公司的人拿着工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偶尔雇佣水军语言暴力刺激一下,骚扰一下,估计有时候他们真把自己当成了上等人,把员工当成了“穷人”,随意的戏耍一把给平淡的生活来点乐子。对于这种唯利是图的猎头只有一句话:坏事做多了,天总有开眼的时候。  到现在为止四家公司的员工,杨海龙,王运涛,潘兵,任旭东,周斌,Helen,Tony对于员工要求解释、承担两起事件责任的回应基本写完了,简单去概括他们的态度就是:江淮纳威司达人事、斯诚猎头公司、纳威司达商贸承认制造了宫斗事件,但不承担宫斗事件对员工造成的伤害这种责任;对员工在合肥、南京两地遭受的犯罪手段迫害不置可否;无锡博世系统部周斌承认在常州、昆山两地恶意骚扰员工找工作事件,以及利用当地猎头采用犯罪手段迫害员工事件,但不承担迫害对员工造成伤害这种责任。我很清楚,想要获得公正的结果很难,借一己之力很难斗过这四家公司的任何一家,他们之间为了互相包庇、推诿责任还会拉扯更多的人参与到这两件事情中进行阻挠。但我始终相信,让四家公司的这些员工去承担责任不是让他们给我施舍,而是对过去一切行为付出代价。不管他们什么时候还这笔账,他们过去的所作所为将全部真实的呈现给所有人。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