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侨界 > MPV > > 黑龙江农垦系统被迫转企教师呼吁得到教师法保护

黑龙江农垦系统被迫转企教师呼吁得到教师法保护

2018-09-14 05:12   来源:未知

  

  --农垦系统转企教师实名控诉之一  实名控诉发帖代表:吴崇秀 张桂芝 商淑琴 郭立杰  关注电话:13694674292  实名控诉代表声明为本文真实性和发帖转帖行为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我们原本是黑龙江省农垦系统“三证”俱全(学历证书、教师资格证、教师等级证书)的事业身份教师,农垦系统所谓的改革将我们转为企业工人,侵害了我们的合法权益,严重践踏了《教师法》和《劳动法》。  响应国家号召,我们从信访到网访,通过网络实名控诉来请求上级领导倾听转企教师的呼声,不要让我们一辈子走在上访控诉的路上。

  教书育人几十年,我们从教师沦落为企业工人

  我们是黑龙江农垦系统8个农管局所属27个农场中130余位被转企、现一部分按企业工人退休的九年义务教育原来的教师。  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在“文革”结束后,知青大批返城,垦区教育几近瘫痪,急需大批教师补充到各个学校的教学岗位的时候,从各个单位进入到垦区教育系统的。  经过十几年、几十年的学习进修、刻苦努力、不断完善,我们付出了比正规院校毕业生多几倍的心血,吃了多几倍的辛苦,取得了国家承认的相应学历、教师资格和技术职称,其中大部分人都成了所在学校的业务骨干,现在垦区各级干部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我们的学生。我们把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都无私的奉献给了垦区的教育事业。  当我们现在已近或者已过花甲之年之际,我们所得到的回报就是顶着满头白发,拖着佝偻的身躯奔走在维权的路上,经历着风霜雨雪,酷暑严寒。承受着和我们儿孙一样年龄的各级官员的呲鼻白眼,冷言冷语。  这是为什么?是我们犯贱吗?不是!  这是因为我们为之奋斗一生的教师身份被剥夺了;我们作为教师尊严被践踏了;我们被卸磨杀驴了--我们成了企业工人。

  文件凌驾于法律之上,“改革”践踏了《教师法》和《劳动法》

  1994年至2005年间,黑龙江垦区对事业单位进行了一系列的所谓改革。就是在这一系列的改革中,我们的教师身份被无情的剥夺了,保护我们合法权益的《劳动法》《教师法》被践踏了。  1994年至1997年,九三农管局率先集中办学,有的手里还握着两年前与农场签订的10年、15年期限的教师岗位劳动合同的一大批老师含泪下岗。没有解除劳动合同、没有任何补偿,没有任何说法。  1999至2001年,农垦总局分别下发了黑垦局发(1999)4号、黑垦局文(2000)177号,农总劳社发(2001)9号文件。  如果严格执行这几个文件,我们多数人是不会失去教师身份的。可是各农场的领导和教育科的领导们却借着改革的名义,安插亲信、排除异己,利用他们可以制定游戏规则的优势,采用对上述文件断章取义和其他见不得人的手段,使我们中的更大一部分人被强制转企。这些人虽然没有和农场签订过劳动合同,但是  根据《劳动法》和《黑龙江省劳动合同管理规定》,我们都是视同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而且没有签订劳动合同的责任在农场。农场也没有履行解除(变更)劳动合同手续。没有经济补偿。  也就是说,理论上说,我们所有的被转企教师所签订的和视同生效的教师岗位劳动合同到现在或者到退休时依然没有解除、依然生效。  其次,按黑垦局文(2000)177号中“富余教师应优先安排到学校后勤服务岗位和校办企业工作,可以实行老人老办法,保留原来身份,执行新岗位工资标准”的规定,我们也是应该保留教师身份的。  2005年出台的黑垦发(2005)7号文件,是对垦区中的事业单位进行二次核编的。我们在工勤岗位的老师完全符合应聘核编条件,也符合“打破原身份,岗位待遇界限,自上而下,逐级聘用。”原则的。文件出台后垦区其他事业单位在1999年至2001年间转企人员,基本上都恢复了原来的事业人员身份和待遇。可是我们中的一部分在1999年至2001年间,根据黑垦局文(2000)177号文件保留教师身份的老师却又被强制转企了。还有的教师与校医直接被剥夺了竞岗的机会,有的被农场以“内退”无岗位为名蒙骗转企了。  全农垦系统113个农场,为什么只有这十几个农场几年来频频上访呢?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很多农场都严格的执行了文件,所有的老师都做了妥善的安排。而我们这十几个农场在执行文件的过程中,不知因为理解的偏差还是主观的故意,各农场竟然出现了几个甚至十几个不同的执行版本。  任何部门下发文件都是为了让下属各单位有一个统一的执行标准,如果可以各行其是、各搞一套,又为什么要下发文件?这一点农垦总局是要承担疏于监督的责任的。

  违反《教师法》和《劳动法》的改革何时得到基本的纠正

  在这次乱象纷呈的改革中,我们被无情的剥夺了教师身份,成了企业职工。  我们没有违反《教师法》中关于解聘教师的三个条件,也不符合《教师法》和《教师资格管理条例》中解除教师资格的有关规定。  农场没有和我们解除(变更)我们作为教师时生效的劳动合同。  所以,农垦总局和所属农场把我们强制转为企业工人的行为,是严重触犯《教师法》和劳动法的。  改革的初衷应该是让我们生活更美好,改革更不能对抗劳动法和教师法。令我们无法接受的是,垦区教师系统的改革不折不扣和国家法律法规对抗着。  制定《教师法》把保障教师合法权益放在头款头条,足见国家对保障教师的合法权益的重视,也可以说是不容侵犯的。  我们强烈要求纠正黑龙江农垦总局及其所属农管局、农场对我们的侵权行为,恢复我们作为教师的一切应得的待遇。没退休的恢复教师编制及待遇,已退休的享受退休教师的一切待遇,补偿我们因为被侵权所遭受的一切经济损失。

本文标题:《黑龙江农垦系统被迫转企教师呼吁得到教师法保护》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