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旅行 > > 珠峰保险人事闹剧:总裁被解聘 剧情“三连跳”

珠峰保险人事闹剧:总裁被解聘 剧情“三连跳”

2018-09-15 16:24   来源:未知

  

一哭二闹三上吊,这种偶像剧才有的情节,居然在高冷的金融业上演。这出闹剧的主角是珠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珠峰保险”),一家2016年5月成立、注册地在拉萨、注册资本金10亿元的全国性财产险公司。

1月16日,一封号称珠峰保险前总裁李更的《告公司全体员工书》(下称《告知书》)在微信朋友圈流传开来,宣称“公司董事长陈克东为了掩盖其窃取公章的事实,发起罢免本人(李更)”。次日,珠峰保险发布公告证实,已经解聘李更,由陈克东临时代行总裁职责。

《国际金融报》记者拨通了珠峰保险董事会秘书、新闻发言人手机。对方表示,如果需要采访,请将具体的采访提纲通过邮件方式发送。至截稿时,珠峰保险并未就《国际金融报》的采访提纲作出回应。

闹剧并没有就此结束。1月17日,一位自称珠峰保险知情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证实,李更确实已经遭到解聘,但并非不知情,而是与董事会有过长达4小时的“谈判”,且态度强硬。

1月18日,剧情再一次反转。有媒体披露称,已联系上李更。李更表示,从未写过《告知书》,并拒绝回应《告知书》中的任何内容。

剧情“三连跳”,从最初的《告知书》爆料到矢口否认,珠峰保险的人事闹剧究竟有何隐情?李更遭解聘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成立不到两年的珠峰保险为何矛盾重重?

两份文件“炸开锅”,公司矛盾被公开

1月16日,一封逾3500字的《告知书》在微信朋友圈传开,将珠峰保险公司矛盾公诸于世。更准确地说,这封《告知书》是将李更与陈克东的矛盾摆在了桌面上。

《国际金融报》记者从相关渠道拿到了这封《告知书》。全文以李更作为第一人称,讲述了李更与陈克东的“相爱相杀”。

按照《告知书》所述,李更与陈克东的分歧由来已久,但真正的“导火线”在于西藏分公司临时负责人任命问题。李更属意由邹卫中出任西藏分公司临时负责人,陈克东对于这个人选有自己的看法和安排。双方经过多次协商无果后,李更直接任命了邹卫中,并宣称,陈克东明确同意授权其日常经营管理权限,其中包括了人事任命。

双方似乎并没有达成共识。就在李更下达人事任命后,陈克东以任命文件不符合程序为由,召开临时董事会,并最终作出了罢免李更总裁职务的决定。

“撕破脸”之后,《告知书》披露了更多陈克东的“罪状”,《国际金融报》记者梳理后发现,主要涉及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破坏公司战略发展路径。在未与李更有任何沟通的情况下提出五年规划目标,安排成立战略发展规划领导小组和编制小组,把李更及专业人员排除之外;多次在私下场合对现行三年规划提出质疑,并提出“机构越多亏损越多”、“做小而美公司”、“微客模式存在合法性风险”等与现行发展规划不一致的声音。

其二,越权插手经营层事务,扰乱经营秩序。公司法人治理从不按公司章程落实,致工作效率低下,重要渠道、客户合作纷纷受阻。2017年下半年,珠峰保险与去哪儿网达成航意险合作意向,因审批节点错过合作时机,造成当期业务缺口;微客事业部根据监管规定对现有业务流程及关联架构进行调整,提交协议用印流程至今未批。上述问题最终导致去年四季度公司保费不增反降,未能如期达成年度5亿元保费目标。

其三,包庇他人,视公司2018年发展如无物。对总裁助理兼西藏分公司负责人涉嫌索贿、诬陷他人等问题,在有确凿证据的前提下,迟迟未予处理,陈克东多次强调在未明确处理意见之前一切职权正常。西藏分公司工作陷于停滞,总、分公司正常经营管理难以维持,截至目前2018年度预算、工作部署均未确定。

此外,《告知书》称,陈克东作为区管干部领取240万元的年薪;撒谎成性,挑拨公司中层干部团结,任人唯亲将自己带来的无从业经验人员,直接提拔为部门副职;在分管投资部工作时,不允许总裁介入投资工作,并不予公开投资部财务工作;从不参加公司晨会,多次工作时间召集人员外出打牌等。

对于《告知书》的种种,珠峰保险第二天在官网发布了一则公告称:已经解聘李更,由陈克东临时代行总裁职责。不过,《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1月9日,珠峰保险曾经发布过一则公告称:免去李更总裁职务,由陈克东暂代。

两则公告前后相差一周,一则在《告知书》曝光前,另一则的落款时间正是《告知书》曝光当天(1月16日)。内容上,一则公告用了“解聘”,另一则用了“免去”。

《国际金融报》记者就此采访了法律人士,“免去”是公司内部的行政行为,不一定解除劳动合同;“解聘”则是法律行为,表示已经解除劳动合同关系。根据《劳动法》,用人单位须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劳动者本人或者额外支付劳动者经济补偿后,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并非完全不知情,曾被“质询”近4小时

李更被免职前可能并非不知情。

《告知书》开篇曾提出质疑:“公司临时董事会在未通知我列席的情况,决议通过罢免本人珠峰保险总裁职务”。

1月17日下午,《国际金融报》记者接到一通知情人士的电话称,在珠峰保险召开临时董事会、决议通过免去李更总裁职务之前,还曾召开过一个针对李更的“质询会”,会议时长近4小时。当被问及会议具体内容时,该知情人士表示不清楚,“但会议过程中,李更与珠峰保险董事会成员有情绪冲突”。

“在‘质询会’结束后,董事会立刻召开了第十一次临时会议,并全票通过免去李更总裁职务的决议,决议当日生效,即珠峰财险2018年(免)1号文件。”上述知情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那么,对于《告知书》书中所称“临时董事会未通知总裁列席,便决议通过罢免李更的总裁职务”,上述知情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证实,“此情况属实”。

根据《公司法》第四十九条中有相关规定:经理列席董事会会议。

《国际金融报》记者就此咨询重庆万同律师事务所秦小燕律师。秦小燕指出:“这不是一条管理性规范,除非公司章程有严格规定,否则在未通知总经理(总裁)列席的情况下,并不会对临时董事会的决议在法律上产生后果。”

也就是说,李更未列席1月9日的临时董事会,并不会对董事会决议的法律效果产生影响。

其实,这并非李更第一次被解聘。

公开资料显示,李更在担任珠峰保险总裁之前,曾在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阳光财险”)担任副总裁,并于2013年7月被阳光财险解聘。李更被解聘时,阳光财险正面临严重亏损。

此次李更被解聘,珠峰保险同样身陷亏损。

根据2016年年度信息披露,成立未满1年的珠峰保险实现保险业务收入2655.39万元(5月至12月),净利润亏损高达7105.34万元。2017年第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第三季度,净亏损额已达到1.23亿元。

剧情再反转,否认发表《告知书》

珠峰保险业绩不佳,会是李更被解聘的真正原因吗?

《告知书》指出:“陈克东在用个人的独断专行,浇灭全体珠峰人冲刺首个完整年度突破保费5亿的憧憬与期待。”

而上述知情人称:“珠峰财险的董事会成员对李更不满,原因是其态度强硬和经营理念。《告知书》却极力把它表现为个人恩怨,而不是其经营理念的问题。”

双方各执一词。

1月18日,李更终于发声。有媒体称,李更在通话中否认了《告知书》由他所写。“对于信中内容他是否同意的问题,李更以无法多说为由挂断了电话”。

《国际金融报》记者就此拨打李更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这出人事闹剧究竟会如何发展,《国际金融报》将持续关注。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