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侨界 > 影视 > > 【原创连载十四】《河西往事》(乡土情、心理揭秘题材小说)

【原创连载十四】《河西往事》(乡土情、心理揭秘题材小说)

2018-06-14 23:28   来源:未知

  

十四 水公公看水耀宗一天天长大了,心里也是满满的欣慰。有时候水公公和耀宗在一起时,他便会给耀宗讲自己当年如何被马家军抓壮丁,如何从马家军逃脱,以及旧社会时自己在韦家崖子如何被韦姓人欺辱,自己又如何奋起反抗,最后让韦姓人折服等等的往事。 每次爷爷讲那些往事时,水耀宗都会端坐在爷爷面前,听得非常入神。随着爷爷故事中的悲欢,耀宗也会或趋忧或趋乐。听了爷爷的故事,耀宗才知道,现在已经一派祥和的韦家崖子,过去也曾上演过如同自己在电影里看到过的那些爱恨情仇、悲欢离合。耀宗也明白了以前的社会是多么令人憎恶的社会,也更明白了做男人就应该如同爷爷一样,有担当、有韧性,压不弯、拧不断,做一个铮铮铁汉,做一粒炒不烂、压不扁的铜豌豆!此时,耀宗对爷爷是充满了敬畏与崇拜的。自从耀宗懂事以后,很多时候爷爷讲完自己的故事,都会勉励耀宗几句: “娃儿啊!能生活在如今的社会里真是很幸福,你一定要好好学习,要活出个男人样来,也不枉在人世间走了一趟!” 每次爷爷这样说时,水耀宗都会用力地点点头。 每次等爷爷讲完了自己的血泪往事,肃穆凝重的气氛过去之后,水耀宗又会恢复在水公公面前的无拘无束,跑过去依偎在水公公的双膝间,嘻笑着在爷爷的胡须上把玩上几把…… 水耀宗现在的班主任张勇,其实现在可以说是一个城里人。因为张勇的爸爸妈妈都在省城的煤矿工作(当时只有城里人才这样称呼自己的父母),但是张勇的爷爷奶奶还生活在韦家崖子。张勇上学包括现在在村小学教书,一直都是寄居在爷爷奶奶家的。所以,张勇有空时也会去田里帮爷爷奶奶干点农活。 一次,张勇在地头遇到了水大义。两人一阵寒暄之后,张勇说: “水哥,其实你家的耀宗挺聪明的,语文成绩真的很不错,尤其作文写得非常出色。你这个当爹的应该感到骄傲才是!"。 除了水耀宗小时候之外,这是水大义第一次听到有人夸自己的儿子,水大义顿觉眼前一亮,一阵欢喜漫上心头,一个笑容出现在了水大义的嘴角和目眦,水大义露出了十二颗牙齿的笑容。其实水大义笑起来还是很好看的,整个人看起来比他疾言厉色时要年轻灿烂很多。 “张老师,是吗?我们家耀宗一直都傻乎乎的,不成器,以后还望张老师能够多多指教啊。” 水大义自谦里带着一点试探地说道。 “水哥,耀宗真的是很懂事很灵性的一个孩子,就是有些过于内向了。好娃娃都是培养出来的。水哥,你应该好好培养耀宗才是。” 张勇继续说道。 “张老师说的对。我和耀宗他爷爷都是心直口快、性子急促的人,人家都说是‘老子英雄儿好汉,孙子出来赛霸王’,我也搞不明白我家怎么出了这么一个温吞性格的人,我还经常骂他呢!” 水大义接着说。 张勇听水大义说完,眼神中露出了一丝反驳,说道: “水哥,对孩子的管教不能太过严厉了。太严厉了就会在他心里留下阴影,不利于孩子的成长。” 听了张勇的这句话之后,水大义满不在乎地说道: “张老师,这读书识字、教书你比我强,但是这教育娃娃上面你未必就是老师,‘棍棒底下出孝子’这句老话张老师难道没有听说过吗?这娃娃们就得严厉管教,不然长大了管都管不住呢!” 张勇见水大义如是说,知道正面直攻看来是不行的,得用迂回之术,于是便说: “水哥,我有一个建议不知你能不能听?” “张老师,有话快说!”水大义继续说道。 张勇继续道:“水哥,你看你能不能把酒戒了?你每次喝那么多,回家把老婆婆娃娃都吓坏了……” 水大义一听,忙不迭地说道: “这绝无可能!我不吃饭都可以,酒不能不喝。庄稼活这么累,我就指这个长精神呢!再说了,人活一世,不就图个吃喝拉撒嘛!” 张勇一看,料想水大义是听不进去的。便退而求其次,说道: “那就以后尽量少喝点,这个总可以吧?” 水大义听了这句话之后,嘴角又涌上了一丝笑意,说道: “这个倒是可以考虑。” “张老师,你爹妈现在都是城里人,你书也读完了,就不想快点去城里过那天天呆在荫凉房子里的日子?还待在这天天头顶烈日、脚撮黄土的农村干吗?” 水大义笑着岔开了话题。 “水哥,我从小就是在农村长大的,我对农村有感情。现在又当了个民办教师,跟农村的孩子们也有了感情。现在还没有想过那么快去城里呢,以后再看吧。” 张勇说道。 “你啊,真正是有福不会享啊……哈哈……”水大义笑看打趣张勇道。 张勇没再说什么,只是又叮嘱水大义一句: “水哥,听听我的建议,以后尽量少喝点,喝多了真的没啥好处!” 说完这句话之后,水大义和张勇将刚才说话时各自拄在地上的铁锹拿了起来,扛在了肩膀上,走向了自家的田里。 在张勇和水大义谈话之后刚开始的一段时间里,水大义确实比以前喝酒的次数少了,并且每次也不会喝得酩酊大醉了,喝得差不多就不喝了。每次回来都会给陶月桂说张勇夸奖了水耀宗的事,每次陶月桂听了也是笑容盈面的。水大义也不似从前那样每次喝酒回来都要把耀宗叫到面前问他为什么“傻”的问题了,如果耀宗在睡,也任由耀宗去睡了。其实每次爹爹喝酒回来时耀宗都会准时醒来,只是在装睡而已。有时水大义回来还会说:我一直以为我儿子是傻子,现在看来不是。有时陶月桂看水大义这么说时心情不错,便会回水大义一句:你才是傻子呢!水大义也罕见地不会生气,呵呵一笑了事。 见水大义的酒风有所改观,陶月桂和孩子们都慢慢把心放回了肚子里,以为生活已经在向他们慢慢地展露灿烂的笑脸。水耀宗看到爸爸的改变,是无比欣喜的!他在心里想:爹爹终于改变了!爹爹以后也可能会像韦礼祥的爹爹那样和蔼,那我以后是不是就可以跟爹爹很亲近,可以无拘无束地喊爹了呢……耀宗想了很多,越想越幸福…… 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心冰消融,也非一日之功。虽然水耀宗很想跟爹爹尽快亲近起来,但由于长期的压抑和疏离,耀宗感觉自己跟爹爹之间似乎已经有了一层厚厚的隔膜,每次爹爹喝酒回来,耀宗还是有提心吊胆的感觉;每次想叫爹的时候,还是有一种莫名的压力,如鲠在喉;每次跟村组里的人说话的时候,耀宗还是会羞怯腼腆、声若游丝……耀宗太想改变自己了,但是他觉得这种改变真的还需要时间。 因为如此,所以水大义觉得水耀宗一如从前一样木讷呆板,没有任何地改变。于是,水大义开始怀疑张勇说过的话,开始怒从心起,开始重新认为自己的这个儿子确实有点傻……水大义又开始不醉无归,无尽卖醉,又开始在每次醉酒回来后叫起耀宗,让他回答他为什么那么傻……水大义又开始故态复萌了! 水耀宗感觉自己已经对爹爹绝望了,心中对爹爹的那份恨再一次生根萌芽。 虽然水耀宗在学校里还是“高冷”如常、沉默寡言,但耀宗还是觉得学校里有一片纯洁的天空、一缕缕自由的空气,在那里可以不用看爹爹卖醉、妈妈惆怅,那里才是轻松的港湾。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