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侨界 > > [转载]揭秘青岛大学附属医院黑心骗子医生没医德丧尽天良

[转载]揭秘青岛大学附属医院黑心骗子医生没医德丧尽天良

2018-08-11 11:14   来源:未知

  

  青岛妇女儿童医院医德高尚 青岛大学附属医院丧尽天良

  我是一名军队转业干部,我妻子1966年8月出生,其父亲是为了新中国建立负过伤、立过公的二级甲等革命残废军人。2017年5月22日至6月8日,我妻子因皮肌炎在青岛大学附属医院住院17天康复出院,出院记录:“患者病情平稳,准予出院”。6月19日到医院复查,医生董静诊断身体恢复良好,建议减少药物用量,20天后做第二次复查。7月6日我开车带其到青大附院黄岛院区进行第二次复查,风湿免疫科副主任孙明姝看我妻子有点气喘,判断是肺部真菌感染,因科室无床位,安排到急诊科,使用青霉素治疗。没想到用药当日,我妻子病情就急剧恶化。7月7日到风湿免疫科治疗,7月9日我妻子就被她们折磨到病危状态。后来的化验证实,孙明姝用药完全错误:7月8日《巨细胞病毒抗体检验报告》和《EBV抗体分析检验报告》均显示为阳性,7月13日和7月29日《细菌培养(其他标本)检验报告》结果均为“培养未发育”,孙明姝用抗菌药青霉素治疗病毒感染,不把病人治死就奇怪了。7月8日孙明姝正好是科室值班医生,7月8日9时巨细胞病毒和EB病毒阳性的报告就出来了,孙明姝一上午就呆在医生值班室里,没有组织医生查房,也没有到病房查看被定为重点护理的我妻子,更奇怪的是明明知道是病毒感染了,孙明姝仍不使用抗病毒药物治疗,仍使用只能把病人推上死亡的抗菌药“青霉素”。直到下午,我找到她,给了她点礼物后,她才决定使用抗病毒药更昔洛韦和抗菌药卡泊芬净治疗,并且说更昔洛韦是目前最好的抗病毒药,只要我老婆能挺过2天,就好了。用药后,我老婆也的确在逐步好转。

  我妻子8月7日去世,我的孙子9月6日出生,相差仅一个月。在他出生44天时,也是肝部EB病毒感染,于10月20日在青岛妇女儿童医院住院治疗,医生采取“更昔洛韦抗病毒及其他对症治疗”,11月7日住院18天就康复出院。同样是病毒感染,青大附院14天不使用任何抗病毒药治疗。青岛妇女儿童医院对病人尽心尽责、关怀备至,出院后王珂大夫通过微信询问孩子身体情况;青大附院对病人敷衍塞责、漠不关心,不送礼不把病人当一回事,邢金燕收了礼欺骗糊弄。

  2017年全国卫生专业技术资格考试指导《药学(师)》512页(二)常用药物,明确写道:“对HSV及水痘-带状疱疹病毒的抑制作用与阿昔洛韦像似,而对巨细胞病毒(CMV)抑制作用强于阿昔洛韦。”这说明更昔洛韦治疗巨细胞病毒感染非常有效。

  7月12日下午咨询医生得知:从7月10日转重病医学科一病房后,科室主任邢金燕、主治大夫孙晓霞就将抗病毒药更昔洛韦和抗菌药卡泊芬净停了。我立即到风湿免疫科找到孙明殊,孙明姝也发现这个问题,正和大夫辛苗苗议论这事。她和我一块去找邢金燕,要求她使用抗病毒治疗,邢金燕满口答应,并和我说“更昔洛韦是目前最好的抗病毒药了。”我担心她不当一回事,在信封里装2000元给她。在每天的探视、咨询病情时,所有医生都说一直在使用更昔洛韦治疗。邢金燕有次还不耐烦地说:“一直在用,我又没得病,好药不能我自己吃了。”隋大夫(女)说:“放心,你要求使用的那两种药一直在使用。”后来我知道,从7月10日至23日的14天里,没有使用任何抗病毒药治疗。这就是说,我妻子14天每天花费3万多元,根本没有得到任何治疗。

  孙晓霞年纪轻轻,却是厚颜无耻,她给我妻子做的《死亡记录》一派胡言,我妻子7月8日的化验已经证实是巨细胞病毒和EB病毒感染,她却声称:“考虑到真菌感染高危因素多”, “已经验性给予哌拉西林钠他唑巴坦钠+阿奇霉素+SMZCO”(都是抗菌药)联合抗感染治疗,用的全是抗菌药,而抗菌药根本不能治疗病毒感染。难道你的所谓经验比化验结果还准确?为掩盖她错误地停用抗病毒药害死我妻子的行为,竟然胡说八道“病毒感染不需要药物治疗,要靠自身免疫力恢复”,还说她感冒从不吃感冒药,以此来证明她的谬论。她在我妻子的《死亡记录》上说:“死亡原因:多器官功能衰竭(肺、肝脏、心脏、消化系统、血液系统)”,为什么衰竭,不就是病毒感染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引起的?孙晓霞毫无人性,每次咨询病情时,她看到家属焦急,她就低头笑。这个畜牲不如的东西不遭报应,真是天理难容!

  我妻子刚到重症室的前几天,还血压正常,心、肝、肾功能正常。我妻子死亡前,孙明姝、邢金燕和我谈论病情,说的话、发的信息,都是讲的肺部病毒感染和治疗的问题,没有讲其他问题。孙明姝也是不理解,为什么邢金燕、孙晓霞不给病人使用急需的抗病毒药,她在7月27日、30日发信息:“已经用上更昔洛韦了。”“跟邢主任沟通了,说她病毒感染还挺重,我们商量着把激素减了,明天看看”激素是治疗皮肌炎的,减激素就说明皮肌炎病情稳定,说明治疗的就是病毒感染,不是皮肌炎。

  从7月9日开始,我妻子就昏迷不醒,直到8月7日确定死亡。这离第离上次复查仅20天,离上次出院也就30天。住院30天,药费90多万,我个人负担13多万,我被逼无奈,还分别送给孙明姝、邢金燕2000元(孙退回1000元),她们竟然对一个病危的肺部病毒感染者,长达14天的时间不使用任何抗病毒药,真是丧尽天良。

  邢金燕8月30日发信息:“抗巨细胞病毒药物如果真有那么神奇就好了!如果您对诊断治疗有疑问可以进行鉴定或者走司法程序,这些都有专门部门处理,还是千万不要太生气”9月1日发信息:“我救人无数,自带光环,身正不怕影子斜。”不神奇的药你就不用了?你救人是你的职责,难道还要给你颁发见义勇为奖?妻子被你们害死,我连生气的权力都没有了?你们为了医药回扣也好、因为收礼太少不满也好,故意不给病人有效治疗,是故意杀人行为,不是一般的医疗事故!

  我从网上看了邢金燕的介绍,彻底明白了:“邢金燕,男,副主任医师,黄岛分院科室主任,硕士研究生导师……现兼任山东省病理生理学会委员,青岛市病理生理学会副主任委员;山东省医师协会重症医学科分会委员,青岛市医学会重症医学分会委员。”这个分不清自己男女的家伙,又是硕士研究生导师,又是四个医学会的主任、委员,不亚于当年的王立军,害死个人在她心目中真是小事一桩。

  青大附院是一个国有医院,属于全体国民,不是你青岛大学校长的,也不是你青岛医学院院长的,更不是你青大附院院长的,现在堂堂的国有大型医院,竟成了它们的敛财工具,没有回扣不用药,不送礼就不给你认真治疗,现在收了礼也是瞎糊弄。大家可以网上查查,也可以问问乡村医生:肺部病毒感染不用抗病毒药用抗生素有用吗?它们养着一群网络痞子军,动用公款,请客送礼、删帖、侮辱被害者家属,请问校长、院长,谁给你的权力?如网上“城乡参谋长”“蜀海天使”等小鬼大放厥词:你是医生?你懂医不自己治?为什么不司法解决?真是无知、无耻、狂妄至极,肺部病毒感染是你们化验出来的,使用更昔洛韦治疗是孙明姝、邢金燕确定的,而且口口声声说一直在用,为什么在关键的14天里没用药?不用更昔洛韦你用别的抗病毒药也行,这个道理难道只有医生才懂?青岛附院最近几年杀人如麻,臭名昭著,放个支架也死人、查个胃镜也死人……当被告已经习惯了,恐怕和有关部门的人员早混熟了,它们最不怕的就是医疗事故鉴定和打官司。在党中央、的英明领导下,我国已步于依法治国的轨道,绝对不能允许它们这些苍蝇蚊子横行霸道!恶魔不除,横祸不知哪天就能降落在谁头上!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