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喷吧 > > 获世界杯季军的中国盲足队员:有兼职按摩 有的驻

获世界杯季军的中国盲足队员:有兼职按摩 有的驻

2018-07-11 08:31   来源:未知

  (原标题:获世界杯季军的中国盲足队员:和冰岛队一样,有兼职按摩有四处驻唱的)

2018俄罗斯世界杯,没有中国男足的身影,可是在另一个世界杯赛场上,一支特殊的中国足球队却成为了世界杯的强队,勇夺季军。

他们的晋级之路,尤为困难,因为参与比赛的所有成员都是盲人。

据媒体公开报道,6月5日至6月18日,本届盲足世界杯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举行,共有中国、西班牙、巴西、阿根廷、墨西哥、俄罗斯、英国、法国等16支队伍参赛,其中欧洲6支、美洲5支、亚洲4支、非洲1支,为最大规模的一届。

6月18日,中国盲人足球队以2:1的成绩力克劲旅俄罗斯队获得季军,这也是迄今为止,中国盲人男足在盲人足球世界杯上取得的最好成绩。

▲中国队对阵巴西队

“中国盲足在世界盲足中是传统强队。”中国盲人足球队教练组成员许宇飞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在取得瞩目的成绩后,国家队暂时解散,球员们又回到各自的省队,开始日常训练,“足球对于中国盲足队员们来说,是生命中最重视和珍爱的东西之一,成为职业的盲足运动员是他们的梦想,很多球员在训练之余都在盲人按摩店兼职。”

球员多为90后,最小的生于1996年

“足球让他们变得开朗”

许宇飞说,中国盲足在去年年底马来西亚吉隆坡举办的盲人足球亚锦赛中获得冠军,从而取得了本届世界杯参赛资格。

比赛中,中国队一路过关斩将,敢打敢拼,最终以一球惜败于本届冠军巴西队。而在争夺季军的比赛中,中国队以2:1的成绩力克劲旅俄罗斯队,夺得季军。

▲五星红旗飘扬在西班牙盲足世界杯球场上

在季军争夺赛的录像中,红星新闻记者看到,盲人足球是五人制,分上下半场,一共40分钟,所有队员们都带着眼罩。一开场,中国队队长阿彬在开场不到5分钟就直接进球。在接下来的比赛中,中国队几乎一直力压对手,并很快再次进球。最终,这场比赛中国队2:1获胜,五星红旗飘扬在马德里的盲人世界杯绿茵场上。

谈起这次比赛,许宇飞依然激动,“其实我这次在指导上也有遗憾,我们一位踢防守的球员刚当爸爸两天,我很替他激动,希望他能在世界杯上踢进一球,作为给他宝贝的礼物,所以我把他调到了前锋,结果他对前锋位置不太熟悉,不然我们应该会有更好的成绩。”

许宇飞说,球队队员大多都是90后,最小的生于1996年。比赛结束后,队员们没有在西班牙过多停留或庆祝,就匆匆回国。队员们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们并没有在西班牙游玩或品尝当地美食,甚至没有离开过训练场附近,“我们去了一次一个大超市”。后卫陈俊坤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去西班牙超市之行,足以让他开心。

回国后,国家队解散,球员们又回归各自省队。队长张家彬、前锋许观生、后卫陈俊坤和守门员王圳,以及教练许宇飞都回到了广东省队。

▲广东省队球员合影

2014年3月,许宇飞接手广东省球队。他不仅要负责球员们的日常训练,还要照顾球员的起居,每天训练完,吃饭时都要负责给每个球员将饭打好放在面前,他笑称自己“又当爹又当妈”。

和队员们一路走来,许宇飞明白足球在这些队员心中的重量。他认为,这种“重量”,也正是中国盲足之所以能成为世界级传统强队的原因。“盲人球员对足球更加执着,教练工作人员对球队的付出也更多。”许宇飞说,“盲足球员们爱足球,因为足球让他们感觉到,他们为家庭和社会减少了负担,还能为国争光。”

许宇飞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最开心的事,就是看到球员们变得自信开朗,实现自己的价值。

戴眼罩、听声辨位、熟悉球场再到进球…

盲人要学会踢球,太难了

在广东清远特教学校的足球场上,红星新闻记者见到了正在进行日常训练的盲足队员们。

与普通足球赛有很大不同,盲足球员需贴上眼贴,再在眼睛上缠上纱布,最后戴上眼罩,以保证球赛的绝对公平。足球里装有铃铛,球在运动中会发出响声,这是球员们辨别足球方位最重要的依据。同时,在移动过程中,球员们嘴里都必须不停发出“喂”的声响,以判断队员们彼此的位置。带球进入禁区后,在球网背后,站有一位引导员,引导员视力健全,发挥整个球队眼睛的作用,他会以“前、后、左、右、射门”等提示性话语,引导球员们将球踢进球门。

▲徐宇飞(右)在给球员们练习前贴上眼贴

这次盲足世界杯上,广东省队输送了4名优秀的球员。

“盲人踢球,太难了。”许宇飞感叹,要训练一位盲人成为足球运动员需要克服的困难很多。首先,人在失明状态下内心是恐惧的,走路都会小心翼翼……要让他们克服恐惧,并在球场上奔跑,是最基础的也是最难的。其次,在克服了恐惧感,人戴上眼罩会失去平衡感,要找回平衡感必须日复一日地训练。同时,因为看不见,球员们无法模仿教练所教的动作,如何去寻找与足球互动的感觉也要依靠长期与足球的接触,才能逐渐去感知和控制足球。此外,球员们还要熟悉球场,这样才能在跑动的同时不至于越位太离谱,“球场的每一个角落,球员们都非常熟悉,他们在奔跑中都知道自己的位置。”

“这一个个难点,就像升级打怪一样,需要带着球员们一个个去克服。“许宇飞称,盲足运动员的训练周期是正常足球运动员的一倍左右,一个普通球员的训练周期从“小白”到能上场,大概需要两三年时间,而一个盲足运动员所需的时间则是四五年。“因为太难,所以在我心中,我们的每一个盲足球员都是最英勇的战士。”

广东省队中去参加世界杯的盲足运动员,都是许宇飞亲手从广东各地方特校、福利院挑选的。至于挑选的标准,许宇飞说“非常有限”,“就是眼睛全盲的,愿意来踢球的。”

盲足球员群像:

集训时收入千余元,为生计大多兼职按摩

队长张家彬记得,得知自己将代表中国征战盲足世界杯,是四月的一天。自己像往常一样,正在按摩店里给客人按摩,忽然接到许教练的电话,通知他要代表中国队去西班牙踢盲足世界杯。“挂了电话,我立刻跑去找老板,告诉他我要辞职,因为我要去踢世界杯了。”说完,张家彬立刻拿起包离开了。

张家彬生于1994年,教练和队员们都喊他阿彬。本届世界杯上,中国队一共进了7个球,其中阿彬贡献6个球,是球队的绝对主力。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己进入广东省队已经六七年。

阿彬兼职盲人按摩师傅。“我们大多数队员都兼职做按摩,有的还四处驻唱。”阿彬说,他很想专注踢球,但女友和父母对他踢球的态度,由支持变成了不支持。“以前集训时收入一个月450元,今年刚涨到1200元,如果我只踢球,这个钱根本无法支撑我在广东的生活。”阿彬说,曾经家人和女友都很为自己感到骄傲,也很支持他踢球,因为足球让阿彬实现了自己的价值。可随着年龄的增长,盲人足球运动员的收入根本无法支撑生活,家人开始担心他将来的生活。面对生活的压力,阿彬不得不在按摩店又做起了兼职,“做按摩一个月收入能有四千元左右,努力一点的话能有五千。”

后卫陈俊坤与阿彬面临一样的抉择,“我真的很爱足球,我们当然都希望可以没有后顾之忧,一心一意好好踢球,但是踢球收入太低,很多球队的兄弟一个个离开了。队友在,人心在,球队才有魂。”

▲阿坤(左)与阿彬(右)合照

球员们的顾虑也是许宇飞的担忧,“很多球员想离开,我知道生活压力大,也知道他们爱足球,我现在只能用个人感情尽量留住他们,不让球队散了。”

(责任编辑:admin)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