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B
财眼 票务 博览 少儿
喷吧
资料 聊城 二手 福建
开盘
厦门 赣商 眼科 育儿
侨界
讲述 看房 影视 MPV
达人秀
NGO 中外 好人网 车库
旅行
疾病 娱乐 动漫 论史
当前位置:主页 > 旅行 > 动漫 > > 阜阳市人民医院授意患者家属送5千元现金?院方回应:不算“红包

阜阳市人民医院授意患者家属送5千元现金?院方回应:不算“红包

2018-07-10 05:01   来源:未知

  

医院授意患者家属送5千元现金? 院方回应:不算是医生收“红包”

  现年46岁的患者吴成杰因脑出血入住阜阳市人民医院接受手术治疗时,被院方通知送5千元现金给南京专家。满怀希望的患者家属在一次性缴清9万余元手术费后,又按照要求将5千元现金交给医护人员。患者吴成杰历经手术至今两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一直陷于昏迷的“植物人”状态。专家应邀跨省施行手术该不该收受患者家属的“红包”?为此,记者专门走访了阜阳市人民医院。

  2016年7月29日,吴成杰因头痛、乏力入住阜阳市人民医院神经外科,被诊断为蛛网膜下腔出血,颅内动脉瘤需手术切除。据吴成杰家人介绍,当时院方告知有两种手术方式,一是开颅术,费用低,风险大;二是介入栓塞术,费用高,预后良好。此间,主治医生还建议患者家属,可以请外院专家来做手术,但需要准备五千元的红包。患者家属选择了低风险的介入术。

  8月9日,经术前检查一切正常后,吴成杰家属缴纳了9万余元手术费,静等施行手术。直到8月15日下午6时许,院方才对患者吴成杰施行手术,原因是此前南京专家一直没有时间。吴成杰的家属向本报投诉的书面反映材料显示,此前患者一直神智清醒,有说有笑,且能正常行走,谨遵医嘱严格卧床休息。历经三个小时的手术后,吴成杰再也没有醒来,处于昏迷的植物人状态。半个月后,主治医生bjxwcom.com建议他们转院到阜阳市中医院进行高压氧治疗。当时该医生的说法是,该中医院与市医院有医疗合作。自从8月30日转入中医院至发稿时止,吴成杰昏迷情况没有得到任何改善。当患者家属要求再度返回阜阳市人民医院治疗时,却以“入住医院需经科室研究同意”为由被拒绝。

  在此事件中,值得关注的是患者家属支付的9万余元医疗费之外的5千元现金算不算医务人员收受的红包?就此问题,记者专门走访了该市人民医院。10月20日,阜阳市人民医院在加盖本院公章的书面材料中答复称:医院此前告知患者家属专家来院会诊手术相关费用自理,此费用约4到5千元左右,该院邀请南京专家黄某某来院施行手术。院方称,术后患者家人自行把此费用交给黄某某,具体数额不详。结论是:经院纪检部门核查,神经外科医生未收受患者家属红包。

  患者家属在向本报反映的书面材料中详细记载,术前主治医生告知他们,请专家必须另付专家红包5千元。8月15日晚9时许手术后,医护人员让他们进入手术室清理病人秽物时告诉他们:手术非常成功,并追问他们,红包准备好了吗?当他们看到患者家属递上一迭现金没有用纸包好时,又安排患者家属用纸包好,然后医护人员收下了这个纸包。吴成杰家属认为,不管这个红包给谁,总之他们被院方按排送了红包。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界人士认为,在患者医疗票据之外的费用,显然应认定为医疗系统“九不准”中的顽症——收受的患者家属“红包”。阜阳市人民医院邀请专家的费用应由该医院承担,责成患者家属承担的,应视为违规之举。

  近日,吴成杰家属致电记者,在患者不能入住市医院的情况下,他们只好将已成植物人的吴成杰抬回家里,并拟提起维权诉讼。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件。(记者 聂学剑)

(责任编辑:admin)

提示:支持键盘“←→”键翻页

最新推荐

精彩阅读

魅力彩妆